再過一段時間,彤彤和大寶就要上小學了。新的書包、新的文具……每添置一個新的物件,都能讓她們興奮上好幾天。兩個女孩還不知道,就在半個多月前,爸爸媽媽還在為了她們上學的問題而憂心。因為家裡都有兩個孩子,不符合計劃生育政策,彤彤和大寶的爸爸媽媽在給她們辦理入學登記時“卡了殼”。(8月1日中國新聞網)
  在單獨二孩政策實施之前,有些家庭生活水平逐步提高,即便不符合政策,也想要多養育一個孩子;而有些特別是農村家庭因為存在“重男輕女”的思想,明知違法也要多生一個孩子。無論出於何種原因,這些家庭都必須繳納違反計劃生育國策的超生罰款,即社會撫養費。
  而隨著社會經濟水平的提高,社會撫養費的標準也在逐步提高,一些家庭根本無力承受。如此一來,就給社會撫養費的征收造成了阻礙,但計生部門又必須要完成這一硬性的工作指標,所以在如此複雜的情況之下,就催生出了捆綁式的計生執法方式。
  關於捆綁式計生執法的新聞屢見報端,計生部門為了完成社會撫養費的征收,將其與孩子入學掛鉤。孩子們入學報名,除了相關的入學手續之外,還必須有當地計生部門的確認蓋章。如果存在違法生育的家庭,又沒有繳清社會撫養費,或者是繳納的戶籍地址與入學的地址不同,孩子們也無法順利入學。
  實際上,這一現象在大部分地區實施已久,被媒體曝光後,雖然相關部門承諾取締這一不符合法律的執法方式,但並沒有得以具體實施。無論是農村,還是城鎮,這一計生執法捆綁教育的執法方式仍然存在。
  按照廣東增城計生部門的說法,“讓家長在孩子入學時提交計生證明,只是為了配合計劃生育政策進行人口統計,不會影響到孩子上學”。先不說通過此方式進行人口統計這個理由是多麼荒唐可笑,事實上,計生部門的這一舉措已經確確實實的影響到孩子的入學。
  今年7月,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召開新聞發佈會,明確禁止了部分地區將落戶、入學、低保與父母落實計劃生育情況掛鉤的這種損害群眾利益的做法。然而事實看來,這些地區對於中央的政策精神,置若罔聞。
  督促違法生育家庭完成計劃生育情況是計生部門的工作職責,不能因為自身工作的不到位,而選擇犧牲孩子的教育。受教育是孩子的權力,怎能被一紙計生證明剝奪?
  文/何小凝  (原標題:孩子的受教育權怎能被一紙計生證明剝奪?)
創作者介紹

方力申

qsiylliy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